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秋迟的心灵家园

在诗的世界散步/在笔墨的海洋游泳/在心灵的天空自由翱翔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小 镇 故 事(之一) (秋迟原创作品)  

2013-07-07 12:29:58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小 镇 故 事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  .秋迟.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(之一)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 老矫

       老矫,是他的号,他的本姓真名早已被小镇的人们淡忘了。


       老矫吹一口好唢呐,每逢小镇热闹的时候都少不了他的捧哏儿。他有一个习惯,每逢吹奏的时候总得要一瓶老白干,一口气下肚半瓶,抿抿嘴,摆弄一下唢呐,便精神抖擞鼓起腮帮子有模有样的吹起来,那曲调真叫一绝。


       随着热闹的迭起,扭着秧歌儿踩高桡的人们扭的花样翻新,脸上飞扬着喜气的神情。老矫眯缝着双眼,用余光扫视周围看热闹的人们,那些大人和孩子,特别是刚过门的小媳妇蛋子都眼巴巴地看着老矫。老矫更加卖力地吹着唢呐,美的鼻涕泡都冒出来了。


       小镇那时候饭店仅一家,坐落在火车站附近大碾盘子旁。很少有本镇的人吃饭,因为实在太穷。老矫不管那些,撇下一家黄瓜秧似的老小光顾自己享乐,时不时到小店蹭点儿酒菜。日子长了老欠账,人家便烦他。

       他着一身黄不拉叽满是补丁的破衣裳,瘦长的条儿走起路来左右直晃。脸不洗,手也很脏,那把唢呐从不离身,逢年过节他便活跃起来,天生一个穷乐和。

       有一次他向人家借了五元钱,述说家中揭不开锅了,人家发慈悲借给他,他却一溜烟钻进饭店要酒要菜胡吃海喝了一顿,然后抹着油汪汪的嘴哼哼叽叽回家了。以后看见人家远远就躲开了,生怕管他要帐。


       后来,每逢小镇热闹,他偶尔也加入氛围,只不过双手颤抖地把酒喝干,再抖抖地柱着拐杖蹒跚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再后来,人们便不再看见他的身影,听说,在他家破败的黄土炕上躺着他干瘪的躯壳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992.5.17.第一稿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0.9.12.晚上22时04分第二稿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7)| 评论(3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